站内公告
寂寞驿站 | 站内动态 | 文学知识 | 驿站图库 | 资源下载 | 影音在线 | 我要留言 | 周公解梦 | 寂寞论坛

:::会 员 登 陆:::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点新闻TOP10:::  
 深圳考驾照之韶关长训
 找工作(上)
 我的外公
 android安卓手机可删除的系统软件大集合
 深圳地图顺口遛
 我和妹妹
 深圳,你为什么这么慌乱?
 户型问题无小事
 生活小记——身边的人语录
 买了三星S630,恶补知识。
 来    源: 寂寞驿站
 作    者: 寂寞的狼
 发表日期: 2008-2-21 1:04:38
 阅读次数: 119866
 新闻标题: 站内新闻狼有话说 → 我的外公
 查看权限: 普通新闻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正    文:
我的外公
    过了年外公就八十九岁了,年前一个多月舅舅给每个亲戚打电话说过年回来给外公做个九十大寿。
    今年的雪特别的冷,回去的路特别的难。就在我们堵在离家还有一百公里的高速公路上的时候,爸爸打来电话告诉我外公刚刚去世了,爸爸后面说的话我基本没听清楚就一直边点头边答应“恩”直到挂了电话。我深呼一口气,软在车座上,脑海里是铺天盖地的回忆……
    外公是高中数学教师,我很小就住在外公家,那时我还不会走路,那时外公退休不久。外公一副书生摸样,黄白的脸,高高的鼻梁,眉毛左右有两根特别的长,有一寸多,大家说这是长寿眉。五岁以前,我很少和外公说话,只有外婆回答不了的问题我才去问外公。外公做的很多事情我都看不明白,他常常从书上抄下一些公式,整个上午就看着这些符号,真是无趣。下午拿着本《易经》一看就是几个小时,还常邀邻村一老头来讨论,说的话连外婆都半懂不懂,每逢这种情况,外婆退避三舍,我便逃之夭夭。他的书看起来都很老,很旧,很多都是线装本。都装在楼上的木箱子里,外公说以前有很多箱书,后来文革烧毁了不少,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现在只剩两箱了。
    每天天还没亮外公就起来了,每次都在模糊中听到大厅传来有节奏慢跑的脚步声。不知外公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惯的,只知他是按照收音机里说的做的。早晨六点准时听天气预报,七点换个台又听一遍,把手表的时间兑了又兑。村民们把他当天气预报员了,想知道最近两天的天气就跑过来问:“佑滨叔,明天什么天气啊?”“佑滨叔,明天能晒谷么?”外公非常乐意而且很详细地回答这些问题。晚上又把天气预报听一遍来确定自己白天说的对不对。也有出错的时候,告诉别人能晒谷结果下起雨了。外公甚是懊恼:“怎么天气预报都会有错!”但第二天照样早起听天气预报,村民们照样问他明天的天气。
    外公从来没有和别人吵过架,但和外婆却常常有意见不和的时候,每次两人发生小摩擦,虽然会有争执,但外公都在争执即将升温的时候悄然退出,按照外婆的意思去把事情做了,事情做出了结果之后谁对谁错自然见了分晓,外公也不再提起。外公不懂得如何拒绝别人,全村只有他一个月理两次发,因为理发师傅一个月来两次,有时我也不能幸免。只要天不下雨,我们中午的餐桌上必有一道菜——豆腐。偶尔有次连续的晴天买豆腐的没来,外公还特意打听他是不是出远门了不做豆腐了,而我也一直对豆腐这道菜情有独钟。外公在集市上买回来的东西都是又大又好的,比如像女人手臂那么长,那么白的莲藕,当然价格也是最贵的。有次外婆要他去买两斤普通的大蒜回来,结果外公提回八斤,又大又圆,价格又是最贵的。外公解释说:“不是我想要的,是他们要给(卖)我们这么多。”外婆一整天没好脸色。
    五岁我上学前班,半个学期学会的字还不够写一段话,于是妈妈要外公教我写字。外公拿出一本《千字文》说,学完这本就学会一千个字了。我摇头晃脑的跟着他用家乡话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每念一句,外公给我解释它的意思,等我长大些,外公就开始教我古文,比如《马说》、《师说》、《卖柑者言》等等。有次讲《鸿门宴》,外公刚开始微笑着,讲到向庄舞剑的时候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最后讲到“沛公起如厕”时神采飞扬,两根长寿眉有飞快地舞弄着。外公会极有耐心的一整个下午和我讲一篇文章,每讲完一篇外公要求我背诵,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文章的意识,但基本都背出来了。暑假有段时间我贪玩没去看书被外公发现了,第二天就跟着他学习新的古文——《劝学》。
    每年过年前的一段时间里,是外公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到不是忙于年货,是给人写对联。几乎全村人的对联都是外公写的,一户人家的对联就有十几对,院子门、大门、房门是必须贴的,还有厨房门上贴“厨前光彩”、后门贴“后有余庆”、牲畜门贴“六畜兴旺”、还有大门对面的墙上,大门侧面的墙上,大厅的墙上贴上一些吉利的话,楼梯上贴“步步登高”,鸡舍贴“金鸡报晓”,灶上碗柜上贴“六味飘香”,井上贴“清水长流”。一户人家如果分上下楼,有新旧房的话,对联又要多一倍,全村五十多户,再加上年前后的喜事特别多,可以想象外公的任务之重。外公写的毛笔字全是正楷,一笔一划的速度不快,我就在另一头牵着红纸,外公每写两个字,我就后退一步。写好了的对联把它平放在地上,我找了很多小瓦片把对联的四个角压住,一天下来,大厅,房间的地上都铺着对联,中间只留半尺宽的过道,等它们完全干了后分类卷起来用绳子扎起,第二天又开始新的一轮。直到有一年,外公拿着放大镜看自己写的字,叹息一声“写不到以前那个样子了!”那年他七十九了,视力影响到他的写字,他告诉村民不能再给他们写对联了,那年之后,各家各户的对联风格不一,有行书,有草书,更多的是看不出什么字体,大概是他们家读书的孩子写的吧,不像以前那样清一色正楷了。
    外公的晚年是幸福的。每个夏天的午后,他都把他的睡椅搬到阴凉的走廊上,手里拿把扇子轻轻的摇。每个冬天的夜晚,外公和村里的几个老人,围着火盆谈天。外婆去世之后,外公一下子老了许多,说话也没以前多了。我们给他买了一只猫,冬天烤火的时候他把猫放在对面的椅子上,还特别在椅子上垫上厚厚的棉布,就像以前外婆坐的椅子一样,就这样静静的面对着……   
上一篇:半年来,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下一篇:堵车16小时
会员注册 | 版权声明 | 关于站长 | 超级搜索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5-2010 寂寞驿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寂寞的狼 建站时间:2004-10-13 站长信箱:www@jmdl.net
粤ICP备16051526号